首页>影评>影评内容

谁能想到第一个85后「百亿男演员」是他

肉叔 2019-10.09

一次专访,采访对象是杜江

专访嘛,N家媒体挨个车轮战,一圈下来谁都会乏。

采访结束,两家媒体收拾机器的间隙,一个小插曲——

茶几上放着一箱矿泉水。整件的塑料外封已经撕开了,里面几瓶水歪七扭八地乱放着。

杜江问了句:这是我们买的水吗?

工作人员手里没停下活,嘴上应了句:酒店送来的。

没人注意。

杜江安安静静地把塑封扔进垃圾桶,又安安静静地把里面的水全拿出来,整整齐齐地摆在茶几上。

圈里普遍的说法是:杜江人好

就这次专访,有个同行看见了,写了句不一样的:习惯是骗不了人的。杜江的确是处女座,有强迫症。

那是2018年3月,杜江主演的《红海行动》刚刚斩获春节档票房冠军。

彼时。

没有人意识到,杜江会接连出现在多个档期的票房冠军电影中。

对杜江而言,一个相对低调的2018年过完,是堪称加装电动小马达般爆发的2019年——

杜江主演的电影,在今年上映的就有6部,累计票房就超过62亿。

尤其是从暑期档真人电影票房冠军《烈火英雄》开始:杜江在电影院“霸幕”了整三个月。

短短3年,仅凭《高跟鞋先生》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《红海行动》《你好,之华》《地久天长》《烈火英雄》《中国机长》和《我和我的祖国》8部电影,杜江的个人票房就已破百亿。

今天肉叔想写杜江,就是想起来杜江去年专访的那个小插曲,有种感觉,杜江成为华语影史第5位、85后第1位累计票房破百亿的演员,并不是意外,而是一次——

强迫症的笨鸟先飞。

嗯,杜江不是突然飞的。

1

不被看见

杜江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。

决定考上戏表演系之前,杜江跟老爸有过一次很严肃的对话:

你选择了一条非常艰难的道路(做演员)。这条道路,只有一直努力,才有机会可能被人看到。但多数情况下不会被看到。你真的真的想好了吗?

真让老爸给说中了

杜江刚入行那几年,确实没被啥人看到过(其实有,只是当时的杜江并不知道,我们等下说)。

同寝室的室友陈赫、郑恺,一个早早靠《爱情公寓》成功转型综艺咖,一个早早靠《致青春》成为国产影视剧小开角色第一人。

跟他们比,杜江慢了不是一点半点——

杜江说自己有两个名字:杜江,霍思燕老公(后来还有了第三个名字嗯哼爸爸)。

在毕业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杜江最“知名”的形象,竟然不是演员。

尽管他也演了不少戏,但是一直没冒出来。

为啥?

看他的出道作,《钻石王老五的艰难爱情》。杜江扮演女主的初恋男友郝良。

这个角色有意思,前期单纯热情得像只小白兔,后期彻底黑化,利用女主以谋私欲。

同样是笑,同样是近景,杜江怎么演?

前期扑闪着大眼睛,直愣愣的憨厚小伙气息扑面而来。后期,郝良面部紧绷,瞳孔深不见底,笑的那一下反令人升起冷意。

尽管,塑造得不错。但早期杜江的表演,有个很难摆脱的小“缺陷”,之所以难摆脱,是因为它是天生的——

长相。

你瞅一眼杜江,印象最深的是什么?

嗯,眼睛。

杜江面部轮廓周正,五官也英气十足,就是眼睛大到出戏。

再加上平行双眼皮和大卧蚕,又让眼睛更放大了些,特别无辜特别没有攻击性。

演员的工作,说到底是干嘛?

成为角色呗。

但杜江的眼睛太吸引眼球了,跟漩涡似的,对演员来说,反倒是小缺陷——

你第一眼注意到的,永远是他的眼睛。

而非,角色本身。

这么说吧,如果想成为演技派,杜江的起步,要比很多演员难太多。

怎么办?

别忘了杜江是个强迫症的细节控。别人不愿意相信你的角色,那就用细节让别人相信。

说个好笑的:杜江的第一座演技奖杯,是2016年乐视共享生态之夜的……最佳女演员奖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先让肉叔笑一会儿。

杜江在《高跟鞋先生》里反串女装,演了个梳着齐刘海的大只名媛。

一个大直男,要怎么把握好既贴合角色,又不用力过猛的度?

贴上假睫毛、垫着胸垫、穿着连衣裙,狂奔在人最多的北京大街上。

高跟鞋穿坏三四双、羞耻心也要全部丢掉,旁若无人地演着荒唐戏码。

还不够。

一个细节。

《高跟鞋先生》是部比较浮的喜剧片,杜江反串时的表演也通常很夸张。

但杜江去女主家做客这一幕,却能看出,杜江有卯了劲地把自己融入女性角色。

进屋前先捋捋刘海和头发,而且从眼睛的斜视能看出他在对着门的反光照镜子。

女生都懂的,所有能反光的物件都是镜子!

但你演得好也没用啊,谁在意呢?

杜江公开“吐槽”过自己的大学导师谷亦安老师

在我刚毕业从上海来北京没戏拍的岁月里,我抱怨过谷老师,抱怨他不教点“实用”的、一下子提升“演技”的、让导演能一眼相中我的技能。

你瞅瞅杜江惨不惨——

本来外形就输了一半,又不会点能让导演们一眼相中的屠龙技,只会点细枝末节的笨功夫。

这可咋整?

你还别说,还真有人就是在意这种笨功夫。

谁?

程耳。


2

总算被看见

程耳注意到的就是杜江的两个“缺陷”——

眼睛大,看着无辜,但是有戏。

处理细活儿时,演得有细节。

正好,他的新戏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里的角色童子鸡,“看上去萌萌哒,但又得干一些残忍的事儿”,于是乎主动找了杜江,结果非常满意。

从乡下来的童子鸡,刚开始是个羞涩得不行的傻憨憨。

木讷拘束,在车里和伙伴聊男女之事时,半张着嘴发愣、拱下嘴唇,脖子一梗一梗得只能靠傻笑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但是一转头,杀人不带丝毫犹豫,表情狠厉冷酷,铲子一下一下地猛敲下去。

很多人津津乐道这段双面人生的无缝翻转。

但肉叔印象最深刻的并不是这个,而是杜江的一段特别短的即兴戏——

吃煎饼。

杜江先吃完了手中的煎饼。但注意看,他没有急着结束表演——

而是盯着王传君手里的半个饼,嘬嘴、咂摸、用力吞咽,就像是是舍不得咽。

于是王传君也不吃了,索性把手里吃剩的半个饼塞杜江手里。

肉叔后来知道这段戏是片场即兴演出的时候都愣了,这细节垫得也太好了——

无声地补足了他俩的兄弟情义:我也吃不上饭但我愿意给你吃。

正是因为有这个细节的铺垫,才让后面王传君舍命救杜江的重头戏更加可信。

可以这么说,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的童子鸡,让更多的观众第一次认识了家庭标签以外的,演员杜江

对了,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拍完后,他对之前“吐槽”的谷老师,现在只有感恩:

在毕业8年后,我第一次怀念他的表演课,在上课前他会让全班同学跪在地上擦拭教室地板,让所有的同学都必须光着脚上课,不分冬夏。寻找自己的声音和气泡,用膝盖听手表秒针的声音,对,不是用心,是用膝盖。三十岁后,我感激他,是他让我在演戏时心里踏实,没有杂念。

一直陪伴着他的霍思燕也说:

觉得他的表演非常好这一次,让我很意外。我都会觉得他拍完这个电影,可以以后去,可能会有更多的导演欣赏他。

真让霍思燕说对了。

对杜江而言,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是一串连锁反应的开始。

第一次反应,是《红海行动》。


3

被更多人看见

林超贤压根就没考虑过杜江。

选角消息一出,杜江就给林导写了封超级长的自荐信。

看过他表演的陈凯歌,还给《红海行动》的制片方博纳的老板于冬强力推荐过。

但……

没选上,林导固执得很,谁的面子都不行,因为他觉得杜江

浓眉大眼,看起来太暖了,不像是个硬汉。

听闻没选上,当时在国外的杜江,又给林导打了通20分钟的视频电话以表诚意,林导还借此做了试镜:

那是我第一次通过视频的方式和导演做试镜,对我来说很新鲜,也有一点点尴尬。

可能是因为这股强迫症的死磕,特别有硬汉气质,电话的最后,林超贤撂下一句话:

准备好吃苦吧。

自知外形欠缺的杜江,开始自己和自己较劲,处女座的完美主义让他死磕到底——

突击健身21天,每天长达六小时,餐食只吃西兰花和鸡胸肉,就这样,硬生生把体脂从14.6%降到6%,比很多专业运动员都低。

当时微博有个热搜,“杜江21天”,你瞅瞅这变化吧,得是对自己多狠才能这样:

之后是被拉去摩洛哥沙漠特训:军姿训练800分钟,枪械训练120小时,战术走位训练4000分钟,实战演习200小时,单人装备负重30公斤,负重行军200公里,荒漠匍匐前进5000米,垂直起降200次……

魔鬼般的高强度训练,所有的标准都按照特种兵来,特别辛苦,杜江在后来直言:

这部戏拍得太辛苦了,让我明白什么是义无反顾,什么是放手一搏。

但拍摄时杜江一声不吭地坚持下来,只因为在说服别人自己能演好前,要先说服自己:我要在看到镜子里自己身体的时候,可以相信:他是一个可以上战场的人。

最后出来的效果呢?

整个人又黑又瘦,曾经萌感的眼睛在电影里,是不带任何迟疑的果敢与坚毅。

杜江首度挑战演绎的硬汉形象,一下就走进了观众心坎。

而他的职业生涯,也终于“开挂”般地一路走高。

先是凭此角拿下百花最佳男配角,后是片约纷至沓来。

明明是忙得不行吧,但杜江,还在坚持他的“笨办法”,跟强迫症似的:

其实这也是我一直以来拍电影的工作方法,就是在开拍前的一个月,尽量避免和此电影无关的工作。因为我真的不是一个特别有天赋的演员,做不到传说的一秒入戏,我需要一个比较长时间的,让自己安心地准备。

拍《烈火英雄》,大家都只记得“吃鸡腿”的演技炸裂高光时刻。

但很少有人知道,为了拍《烈火英雄》杜江做了什么。

参与了一个月的集中消防训练。采访当时训练他们的消防队长、其他城市的消防队长,包括亲身经历过几次重大事故的消防队长,除此之外还看了很多消防纪录片等等:

拍摄时正值北京滴水成冰的季节,杜江扮演全身湿透的消防员,不停地喷水让水顺着袖子一路流进去结冰,整个身体都是冰冷的。而同时又要求近距离面对真火,脸被烤的又干又痛。

但只要能呈现出最真实的场面,杜江从未有怨言。

我只是希望除了从外形上能够接近这样的角色,从内心深处、从职业的习惯上,也能更多地向一个消防员靠近。

杜江所饰的马卫国,有一句英勇无畏却催人泪下的台词:灭火战斗早晚都会有牺牲。

这句话现实中出自北京消防局原副局长李进。

演这一片段,杜江找出了当年的录像资料,从语气、台词,再到手一直在指向天的动作,完全参照李进当年的影像模仿学习。

你看。

杜江的每一次演得好,其实都是观众们看不见的——

准备得早、准备得充分,才能琢磨和表现出那些让我们惊叹的细节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。

杜江的每一次机会,其实都是所有人看得见的——

没有人会真的忽视细节。

杜江在《烈火英雄》的第一场戏,是他马卫国从火场回家。

那一幕,他转过身,庄重地向关系冷淡的父亲敬了个军礼,平常坚毅的面庞忍不住地颤抖,眼里挂满带着歉意的泪珠。

那种震颤,打动了监制刘伟强,所以刘导在拍《中国机长》时,才会二话不说把二机长的角色托付给他。

“上头有人儿”,这次可以轻松一下了吧?

不可能,对于一个强迫症细节控不可能。

又是提前三个月进组,奔赴四川航空培训中心,接受高强度专业训练。培训期间,上午在教室学理论,下午在模拟舱练习飞行驾驶技术。

到最后你猜怎么着?

飞行特训结束时,他已经能独立操作飞机的起飞和降落,跟现实里的机长没有区别。

他每天熟记飞行专业知识和舱内按钮图,直到现在都能将飞机按钮图倒背如流。

服不服?

《我和我的祖国》里也有个细节——

0点在即,杜江扮演的升旗手朱涛在最后读秒的时刻,吞咽了一下口水。

乍一看有点用力过度?

还真不是,是杜江采访了当年的升旗手朱涛,当年因为过于紧张,又出现了意外的12秒升降旗真空期,重压之下的朱涛当时上火了,咽的不是口水,是血。

——这还原程度真的已经没法说了。

当然要祝贺杜江“突然”成为85后首位百亿演员。

但一年过去,肉叔再想起来那次专访的小细节,又好像冥冥中一切都已注定。

哪有什么“突然”啊。

所谓的突然,只不过是在我们笑老实人慢、笑老实人笨、笑老实人较真时——

他早就已经起飞了。

编辑:伊丽莎白的腿毛

相关电影

相关文章

下载毒舌